<strike id="1jxgf"><i id="1jxgf"></i></strike><span id="1jxgf"><video id="1jxgf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1jxgf"></strike>

<dl id="1jxgf"></dl>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演讲与口才>> 学生读本>> 校园对对碰>>正文内容

    青春的花儿在悄悄开放

    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

     

    A
    ?#24708;?#20908;天,简彤梳着两条马尾辫,嘴唇上面涂着油亮的?#35762;剩?#35821;文书下面压着不知名的小?#23548;?#22905;就坐在我的?#21592;擼?#25105;们几乎不说什么话。
    施亮坐在我们后面一排,乱糟糟的头发,带着黑框眼镜,吊儿郎当。他喜欢在我的后背贴纸片,或用彩色的粉笔画各种乌龟的图案,而我总是后知后觉地带着这些恶作剧的产物,在校园里走来走去,漠视一切笑声和指点。
    就在施亮第N+1次把冰冷的雪团丢到我的脖子里时,我终于忍不住哭了。这一次,简彤站了起来,募地转身给了施亮一记响彻云霄的耳光,我的哭声戛?#27426;?#27490;。那天,我就像一只小鸟,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。我和简彤也打破彼此间的沉默,变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。
    同学说我和简彤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简彤的文艺气息太浓,喜欢仗剑走天涯的侠客,而我生性懦弱,喜欢阁楼抚琴的红颜,但是这丝毫没有阻止我们成为知己。此时的施亮,对我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逢人便说这“双剑合璧”?#35789;?#22826;凶猛。
    ?#24708;?#26399;末考试,我考?#35828;?#20108;名,施亮却坐了头把交椅。老师因此更加喜欢施亮,对他的顽劣高度统一地持包容态度,并且说这样的小孩?#24049;?#32874;明。而简彤考了全班倒数第二,她不屑去看贴在墙上的排名,只是埋头于那些密密麻麻的铅字之间。
    B
   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,简彤送给我一个?#22987;?#26412;。在本子的扉页上写着:有一?#27490;?#29420;,谁也无法消除。我从来没有体会过孤独,只是觉得年少的时光很美好,根本就不知孤独为何物?
    初三?#24708;輳?#31616;彤的个子长得飞快,和施亮变成了同桌。在那个炎热的夏天,我们一起参加了中考。结果出人意料,施亮去了一所普通高中,而我却超常发挥去了重点高中,简彤进了一所?#26696;摺?#25454;说施亮的失利,是因为和简彤成为同桌的?#20498;省?#26412;来老师是想让施亮带动后进的简彤有所进?#21073;?#21487;到头?#35789;?#20142;也与重点高中失之交臂。也有人说是因为施亮喜欢上了简彤,有早恋的迹象。
    那天告别时,我抱住简彤说:“我很幸?#22235;?#21644;你成为朋友,我希望你记得我!”简彤忍着伤感没有哭,倒是施亮最先笑了出来,递给我一张面巾纸。临末了,我向东走,简彤和施亮向西走。在街道的拐角处,我回头看了他们一眼,他们的背影已经变得模糊。我真怕他们早恋了,真怕施亮把简彤带走,此时一股孤?#20048;?#24847;涌上我的心头。
    C
    上高二了,我们几个见面的机会已经很少了,只是?#32423;?#20250;打电话问候一下。简彤有时会问:“大小姐,重点高中很爽吧?”我?#25237;?#30528;话筒?#22836;?#29282;骚,无非就是说一些数学老师多么凶?#26657;?#33521;语试卷堆积如山的话,然后看一下手表,匆匆挂掉。
    四月的某个中午,施亮突然打来电话说:“知道后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我掐指一算,“对?#21073;?#26159;简彤的生日!”“出来一起给她过个生日如何?”很久没有和施亮联系了,我痛快地答应了这件事。就在那个夜晚,我彻底失眠了,耳边?#27426;?#22238;响着施亮的声音,脑海里?#27426;?#28014;现简彤的身影。当初我不愿意看到他们俩早恋,是怕施亮带走简彤,?#24425;橋录?#24420;带走施亮。
    同桌说,学院路的《求知》书店新进了一批?#32874;?#36164;料,我当即?#22242;?#19968;下桌子,便随她去了。傍晚,我身心俱疲地抱着一大摞书坐着公交车上看窗外的阑珊灯火。路过一家小店的时候,我看到了临窗而坐的一个女生身影,穿着鲜艳的服饰,还有一头金色长发,侧脸像极了简彤。她的对位坐着一个男生,正是施亮,简彤似乎向窗外看到了我,我急忙装作接电话的样?#21360;?/div>
    回到学校,我想起施亮的电话,我的确是忘了,我的心开始突突乱跳。
    D
    高三的日子,让我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。同学们不住地调侃,所谓重点高中就是重点?#35789;?#25152;。我每天沉溺在书山题海里无法?#22253;危?#31616;彤和施亮早已成了我久远的记忆。
    高考的英语口语测试,我们学校是考点。当我提着午饭独自穿过操场的时候,有人喊出了我的名字。没错,是施亮。他好像又长高了,也更加成熟了。我有时不禁怀疑,时光的魔力到?#23376;?#22810;强大,怎么几年不见,沧海就移成了桑田。
    施亮说:“有一次,简彤在一趟公交车上看到?#22235;恪?#25105;取笑她,光线那么差,何况公交车又一闪即过,怎么可能看?#20204;?#26970;。”我的脸红一阵,白一阵。
    我问道:“她过得好吗?”施亮很淡然地说:“就在过完生日后,她主动辍学了,为了追寻内心,她决然一人去?#26412;?#21548;说现在专职写作。”
    “她总?#24708;?#20040;地果敢,那么无羁地追随自我。”我一时难受,只有泪珠滑落到地上,摔成了碎?#36749;?#21578;别的时候,施亮给了我一封信,说是简彤留给我的。
    E
    那天晚自习,我像当年的简彤一样,用卷子盖着那封信,埋头细读。
    “?#35013;?#30340;莫琪,初中的时候,我打了施亮一巴掌之后,他告诉我一个秘密,他说他喜欢坐在前排的你。他总是欺负你,以引起你的注意,但是当他真正站在你面前时却因为羞赧而不知所措,所以只好变成?#23601;?#20154;。高中的时候,你很忙,我前所未有的感到孤独。可是,不管怎样,有个女孩在年少的时候曾温暖过我的心。莫琪,我会一直想念你!”
    这就是简彤的信。第一次,我感到她的文字不再那么难懂。我抬起头,透过教室的窗户望到了傍晚天空的一角。星星在?#20102;福?#22825;空的墨色很?#30475;狻?#28982;后,我在试卷的顶头轻轻地写道:有一?#27490;?#29420;,谁也无法驱除。
    我?#36335;?#30475;见,简彤就坐在我的身边,静静地呼吸着,?#25104;?#22320;写着,然后头一扭,淡淡地笑着。此时,我只是希望,在人生的道路上,能够有一条岔路,在我们走出很远之后,能够顺着它再回到最初出发的地方。那里有我们最美好的回忆,有我们最纯真的情?#26657;?#26377;我们最惦念的人。只希望,在那个美好的地?#21073;?#33609;翠流觞,青春的花儿悄悄地开放,我们的友谊,?#24266;?#26080;恙。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编辑 冯莉英[email protected]
    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4年11月10日
    相关信息
    没有相关内容
    观后心情
   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    用户信息中心

  • 查看购物车详情>>
  • 本月排行TOP20
  • 还没有任何项目!
  • 最新推荐
    重庆时时彩系统乱了吗?
    <strike id="1jxgf"><i id="1jxgf"></i></strike><span id="1jxgf"><video id="1jxgf"></video></span>
    <strike id="1jxgf"></strike>

    <dl id="1jxgf"></dl>
  • <strike id="1jxgf"><i id="1jxgf"></i></strike><span id="1jxgf"><video id="1jxgf"></video></span>
    <strike id="1jxgf"></strike>

    <dl id="1jxgf"></dl>
  • 全准的平特一肖 福利彩票 白小姐开奖结今晚一 11选5任选一计划详情 福彩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cba赛程 白小姐透特三码必中 彩宝网排列三试机号 金沙国际娱乐场 竞彩篮球大小分结果 3d怎么看组三组六规律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记录结果 007皇家赌场下载 安卓版28杠游戏 彩票开奖代码